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月光疤 > 七十五:零碎(上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---

      title:七十五:零碎(上)

      ---

      路柔抽出他的手。

      “这不是分手。”她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  江漫一改平时的正襟危坐,双臂吊儿郎当地耷在缸边,背懒懒靠着,让这显得更不正经了。

      那样姿态,那种沉默,她以为他会趁人之危。嘴上不进,或许等她一不注意便狠狠插个够,强迫她沉浮。

      但没有。

      江漫先起来,笼了短袖,又小心将她抱起,用毛巾细致地擦干她的全身,包括耳窝。他让她抬手。

      嗯?路柔发疑。

      被他握起手腕后,一件新的男士衬衫袖口从她右手穿上来,然后是左手。动作体贴。再扣好她的纽子,他用手轻轻梳顺她的头发,一会儿后,问她:这个温度合适吗?

      风穿过电热丝,吹拂她的后脑勺,电吹风嗡嗡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右手穿过她的头发,指腹温热,像钻进她的皮肤,柔和的手法使她舒服得有点悬浮。

      蓦然,她有听到一些落下来的回声:

      江漫,不准动,我就帮你吹吹头发。

      那时他乖乖低着头,给她弄,清净的眼神也低。她说原来你被人摸头会脸红啊。

      吹干她头发后,江漫挤好牙膏。

      两人看着镜中相同频率刷牙洗漱的,江漫毛巾盖头,湿答答的碎发微遮眉眼,让他透出了一点放荡。

      他在她身后,距离不到一尺。

      这样亲密,仿佛曾经的隔阂、矛盾、伤害,在这一刻都被存档了。

      夜晚十点左右,江漫喜整洁,用了的东西一定放回原位,整理好浴室与沙发,拖完地,他才窝进另一边,一把搂过背对他的路柔。

      “睡吧。”他闭上眼。

      长久的安静,能听见彼此浅浅的呼吸声。路柔心里的弦拧得很紧。

      没了?

      就,这样?

      他的不动作,反而让她心事不宁。

      就像瞧着一只猛猫逮住一只受伤的幼鸟,它并不急着吃,只是一次次用爪按住逃跑的鸟尾,再一次次放开。

      /

      今天,号。

      清爽、氤氲的雨天早上。

      雨声不绝。被中,衣服中,男性指腹在她乳尖滑动,带着清洁的凉意。

      那凉意,使背对他侧睡的路柔半睁开眼。他的胸怀暖得她晕乎乎的,刚醒时,人四肢无力,她暂且任那只手作祟,顺着生理反应虚虚地吐气。

      哈…嗯…哈嗯,哈…

      指缝里的白乳勒出一块块。晨勃的海绵体,一戳一戳地蹭着前方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手指像柔嫩的墨鱼触角,缠绕的力度越来越强。放开后,乳上起五条指痕。

      就像被泡入热水,这只青筋突出的手流进她的骨头,爱抚得她血液加速,腿也软得消失了。

      只有她的肉体中间,那片热带雨林,闷潮得等待一道惊雷劈下,再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  哈…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