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南风知其意 > 第206章恃宠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陈逸给卫人免了两年税务,并鼓励陈人迁入卫城,可享受一年免税,住处谋生凭皆有官府安排。当然,还需要通过原籍地方官府推荐才行。

      只要勤勉务实皆可申请。

      如此能够更快融通两地风土民情。

      “七哥果真是怀济天下,对待卫民也如此仁政,倒是叫阿纭长了见地。”她读完敕令上的内容,一半赞赏一半忧心。

      侵略是容易的,收拾残局爱惜民众最是耗心血。

      齐国无法坐视陈、晋壮大,竟是从蜀国着手。

      齐王派兵在蜀境作乱,他们想拿下蜀国,以此为基地进而侵犯陈国。

      可能他们认定蜀王软弱可堪欺凌。

      黑袍人莫老又与冷月有合作,又与蜀王的德妃有干系,不得不让人猜想这其中关联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他们不知蜀王已被陈国的五皇子取代。

      没有在预计期限内拿下蜀国西北境的城池,齐国迅速派兵增援,这次是骁勇无敌的大将军廖青麾下战将,郑博章。

      蜀国朝堂一潭浑水,半数文臣主张和为贵,莫学那陈国豺狼之心,明白自己几斤几两,向强齐俯首称臣求得百年安和。

      几个年愈半百的武将随声附和,他们可不想一把老骨头折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  陈怀恼火而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  这次突袭若非他谨敏,恐怕北境几城早成了齐国的盘中餐。若真有失,免不得看热闹的梁国要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  果断向陈国求援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签订过合约。

      相国反对,“陈国如此野心,保不齐他们赶走了豺豹,大王却是……引狼入室啊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就这胆色也不知怎么当上相国的。

      “周相言重了,陈国若敢毁约,一切后果寡人承担!好了不必再议,退朝!”

      看着果决拂袖而去的君王,周相国还想再说什么,这……还是从前那个什么都遵循他之意见的蜀王吗?

      近半年来愈发觉得王上行为让他看不透,摸不准。

      有意无意冷落忽视他之发言。

      虽然他这个相国做得仍旧表面风光,却早已不如从前那般受人敬仰。

      朝堂之上皆是会见风使舵的,一旦失了圣心,荣誉盛名皆如潮水退去。

      他得去见见太后。

      “蜀国之事,七哥、派谁去助五哥?”

      此事他尚未思定,听闻她问,陈逸放下手中事物。

      朝中可用武将,派谁去都未必能够如他所愿尽心相助蜀国,且如今大部分人都争着卫城这一块肥差,带兵入蜀一事吃力不讨好,对上强齐更是冒有风险,竟没一人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  “七哥别恼,”见他面色阴云,她主动上前,素手轻揉为他解乏,“毕竟大臣们皆不知、蜀王是他们的五皇子,若知晓蜀国与我们乃同气连枝,他们还不争着共御外敌。只是现在……不能说嘛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逸闭眸凝神,太阳穴在她的按揉下舒缓许多。淡淡的衣香盈鼻。

      “阿纭觉得,锦王如何?”毕竟他们都是兄弟,血脉相连,那份信任感天然胜过旁人。

      “四哥……”她在他身旁坐下,“那七哥打算告诉四哥真相吗?”

      他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  锦王,也是丞相今日下朝后单独觐见时向他推荐的。

      战名方扬,派他去,即可以显现陈国对盟约重诺,又能给齐军以恫吓。

      陈蜀连心,就不是他动一国之事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七哥,说与不说,效果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纭的思虑简单,因为她知道七哥想一统天下,若四哥知晓蜀王是五皇子,必然竭尽全力帮衬,在她心中早已将蜀民看为自己人。

      而陈逸得顾虑,陈怀的心他未必能掌控,做了王以后难免不被那个位置所迷惑,倘若有一天他不甘于称臣,连同锦王一起反他……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觉得、七哥该说么?”

      她娇软地将自己送进他怀间,“说不说七哥有自己的考量吧?七哥别忙了嘛快点陪人家就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