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37

      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这一年多来情况有在一点点变好,只是需要一个过程,”面前医生安慰道,“药,还是得每天好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祁一安神色黯淡,木然地坐着。过了良久才低低地说了声,“谢谢医生。”言毕扶着助行拐杖站起来,准备走出门去取药。如今她愈发沉默寡言,至于亲近的人还能多说一些,仿佛有意想把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离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只有她自己孤独地承受着别人无法体会的痛苦,一个人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绝望的深夜。而在旁人眼里,她只是不正常。她想过很多办法,这么多年多多少少都会有生活的痕迹,只要找到一些痕迹就可以证明她说的那些事是真实存在过的,而不是神经有问题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  比如她隐约记得自己在身体的几处有过纹身,有了它就可以证明自己真的经历过那些时间!可当她或是屈膝或是照着镜子去看时,却发现自己身上除了疤痕空无一物,不可能,明明就在这里的,她神经质地用力揉搓着,皮肤都发红,疼痛,出血了,可哪里依然只是素净的皮肤。

      再比如日记呢!她有记日记的习惯!找到日记应该就可以!于是在她身体好转了一些后,回到过去的家中疯了似的翻找…房间,储藏室,箱子,日记本,尘封的泛黄纸张,文字停留在209的秋天…这些做法只能让她在所有人眼里多了一项病症,一些不可理喻的强迫行为。

      “小姑娘,又来复查呀。”走出病房,走廊里的保洁阿姨见到她总来,又面熟都发展为认识了。她烫着五彩爆炸头,不过可见是因为在医院工作,特意盘了起来,又戴上了帽子。

      她见到祁一安,热心地上来扶着。“怎么样,身体有好一点了吧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..”祁一安依旧是郁郁地被动回应。身体是有逐渐在变好,可精神...

      前方的转角突然出现两位西装革履的男人,神情严肃,行色匆匆。边上提包的那位好像是前方男人的秘书,两人快步经过的时候,祁一安发觉那个男人的长相似乎在哪里见过。她诧异地用目光追随身影望去,好像离那些一直无处寻找的东西更近了一步。男人继续向前走了一段,推门进入了9房间。

      祁一安一瞬间想立刻转身追过去,无奈腿脚不便,只得先挣扎着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  “诶?小姑娘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  “呃..阿姨知不知道,那个男人是谁?”祁一安努力镇定地开口。

      “怎么了孩子?你认识他吗?他可能是来看人的吧,9病房有位秦小姐和你一样,也是这儿的常客了,隔叁差五身体状况不好的话还会来住个院。”

      祁一安静静地望着9的房门,深呼吸了一口,下定决心准备朝那个地方走去。要近一点了,要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  就当她还差两步就可以站到门前的时候,几位医务人员急步上前在她面前抢道先行推开了门。即便带着口罩,祁一安也还是一眼看见了李绯烟也在其中,她一边走着一边偏头深深望了祁一安一眼,有些诧异,但无暇停下与她说话。祁一安正想上前,一位护士便将她拦在门外,“不好意思,无关人员请先行回避。”

      无关人员..

      罢了..祁一安沉眸默立了,转身一深一浅地重新超出口走去。“没事儿,李阿姨。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哎..小祁你慢走啊。”李阿姨虽然不知道祁一安想做什么,却把她的失神全都看在眼里。扶她到门口,目送着祁一安刚走出几步又叫住她,“小姑娘..”

      祁一安转过头,目光沉郁悲伤。

      “人生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-----

      秦若水醒过来的时候,只见到一位身着西装的男人站在窗边,背着光看她。

      “林研..?”她虚弱地问。

      “嗯,醒了?”林研看着秦若水手腕上伤疤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  “听说你又住院了,来看看你。小张,你把那些文件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些所有权的转让都已经办好了,你看看。”林研小心地扶她做起来,把文件交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  “没想到最后剩下来的还是那些当时觉得随便玩一玩的小东西..哎,可惜我不能回那里看看了。”秦若水看着那些文件,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  “好在还有这些财产幸存下来,好好经营一下应该还是足够支持生活的。”林研安慰她,“我也会照顾你们的,我答应过你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秦烨当时怎么会被逼到那种地步呢,非死不可吗?”秦若水低垂着头,目光晦暗。

      “..之前他刚准备投那些灰色地带的项目时,我就劝过他,还是稳妥谨慎一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几年政治上的变局大,恐怕也是有人想除掉他..”林研摘下眼镜,揉了揉紧皱的眉间。